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Zéphyr 日记网址未设置 
三五七言
Zéphyr 的日记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  设我为好友 | 心动 
等级:28等级:28等级:28等级:28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3张)
我的日记 (160则)
我的图片 (0张)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47)
春草天涯(28)
村民(20)
这天,妈妈走了⋯⋯(8)
米歇尔,保尔和我(18)
玫瑰与蛇(9)
翠花儿(8)
碎玉(13)
On the road(7)
黑客(2)
每月档案
2021/7(1篇)
2021/6(1篇)
2021/5(1篇)
2021/4(1篇)
2021/3(5篇)
查看全部...
最新日记
后福
秋后算账
母子猿
苦菜花开
马耳他渔夫
吹皱一池春水
守灵
早春
穷通剑
精品串烧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我收藏的日记
乔治·修拉《大碗岛的
蒙面舞会
TIME TO SAY GOODBYE
柴可夫斯基 Tchaikovs
Rossini:《威廉·退尔
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
我的时空观
气壮山河 排山倒海般
回Zéphyr姐:写情
网友评论(242)
fossa 评论于2021-03-05 14:36:19
西洋好像是以春分为春节。老贫僧预祝施...
冷眉儿 评论于2021-02-27 14:44:30
才女,元宵节快乐!
helen200 评论于2021-02-21 17:46:11
遥祝姐姐新春吉祥!牛年安康!💕
八戒心 评论于2021-02-11 04:47:44
新春快乐! 把酒贺新春,东风醒新蕊。
hicutie 评论于2021-01-13 10:22:14
厉害了
wanda094 评论于2021-01-05 05:51:14
新年好!虽然晚了点,可也还有三百六十...
八戒心 评论于2021-01-04 18:24:04
新年同乐,平安发财!
冷眉儿 评论于2020-12-31 17:58:28
新年快乐!
八戒心 评论于2020-12-29 17:45:44
不妨,不妨!俺已经被和谐了,那就更无...
冷眉儿 评论于2020-12-25 15:07:07
很多年,一直记得你的文字。欣赏!
  第1-4,共4篇日记[首页][上页][下页][末页]
标题:精品串烧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21-02-28 被查看:15103次 评论(6)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精品串烧 dimanche 280221 


        星期天,在家自我隔离。从巴黎寓所的窗口望出去,阳光明媚,蓝天晴朗,万里无云,想到出门得戴口罩,散步的兴致就全没了。还好有微信,与老家的姐姐唠家常。

        姐姐说:“日记都写了一百五十一篇了!整理出书吧!书名,姐都替你想好了!« 精品串烧 »,撩咂了!” 姐姐得意之极,竟然脱口土话,直喷得猴哥翻跟斗,哈哈大笑。

         精品串烧?! 俺自以为满脑子风马牛不相及,也有相形见拙,山穷水尽之时。 

         毕竟很久没去精品店了,也许那儿也与时具进,为了提高效益,卖香水包包的同时做起了烧烤。其实,现在在电商那儿也能买到高级香水,Hermès, Chanel, Dior…… 应有尽有,价格大概比传统店家便宜百分之三十;至于名牌包包,小女桔子说:只有农民和东欧人才用。猴哥对气味过敏,对香水敬而远之,宁缺毋滥;至于包包,包包… …说着,说着,就跑题了。 

        相信二师弟八戒心听到“精品串烧”,窃窃暗笑:这回,是真的朦胧不起来了!有诗为证:
 
         油盐酱醋达芬奇,锅碗盆勺贝多芬。人间烟火凡人心,口腹之欲慰平生。

        八戒曾语重心长地告诫:“朦胧长了,不好玩。” 师弟说得对,猴哥是得收收心,画两笔静物写生才好! 

        姐姐也有她的道理:“书名得平凡些,但要更具吸引力。毕竟平凡的人多,太深奥就会失去很多读者。你写的都是小段落,比较精致,耐人寻味,慢慢品来,好似吃烧烤,好香!

        ” Miam ! Miam ! 

        各位网友怎么想,说来听听。如果真的出书,猴哥不赖帐,一定付赐名费。


 
标题:露珠盈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21-02-25 被查看:9515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丑奴儿 . 露珠盈 jeudi 250221 

        最喜未名名非名,似在非在;似在非在,东张西望真佛性。 
        红瘦绿肥露珠盈,若即若离;若即若离,南来北往一样情。 

        注脚:借光“丑奴儿”,信笔由来,难免粗制滥造。惭愧!惭愧! 
                    昔日,曹公子七步成诗,为了逃命;
                    而今,和风絮词,期盼追梦归真。


 
标题:未名鸟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2-23 被查看:9463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未名鸟 mardi230221 

         旁晚时分,偶尔天空上会出现一大片莫名其妙的小鸟,愁云惨雾般铺展漂浮,一会儿顺时针,一会儿又掉转头,逆时针,快速盘旋,步调一致,相互之间不会碰撞;有上百只,上千只亦或上万只?虽然是一些无名小小辈,但那阵势,那气场,每次看见时,难免错愕,顿足仰视。它们在做什么?群聚示威?派对舞会?当然不会是发生地震的前兆,在乡下居住的这些年,这个现象已经出现过几次了,况且好山好水的法国,地震,火山爆发,酷暑极寒的天气永远不会发生。 

         每次看到这些小精灵,我会喃喃自语:记着去Google,查查它们的来历,怎么也得知道它们姓啥名谁啊! 时光荏苒,半生蹉跎,我对它们的认识,还是停留在模糊的远视。 它们等不及了,硬是闯进我的梦境。 

         疫情期间,因为不用赶着上班,日常生活松弛,寝食紊乱成了常态, 睡回笼觉也是享受。 醒来后,卷缩在床上,破解梦境,也挺好玩儿。 

         这次梦见回到公司。我的办公室还在,没变样, 只是玻璃隔板灰蒙蒙的,桌椅上也是一层灰,看来保洁工阿姨很久没来了。我坐在办公桌前,翻找着什么,抽屉都拉了出来,立柜的门也敞开着。文件纸张堆的满地,满桌,可是我不知道我在找什么。
 
        已经近夜半十二点了,天还没完全黑下来, 窗外一片青青黄黄;室内的日光灯没精打采地散发着惨淡的白光。一位瘦高个的男同事为还在办公的金发碧眼的女领导带来一沓信件,其中有一封信是大号牛皮纸信封,厚厚的,沉沉的,很显眼。他对主管说:这是辉瑞公司的信,请您转交Z。 

         听到他的话,我匆忙将桌子上的文件拢在一起,起身走人,后悔没在六点下班时,就离开公司。 

       我通常不将车开进公司停车坪,而是停在路边。走出公司大门,正碰上一群夜班工人下班,他们看上去年轻力胜,快乐好似学生,有说有笑。我停下脚,侧身让他们过去。等到路上清静了,左右张望,没看见我的车。怎么可能呢?即便停车时,不注意,忘记停在哪里了,就这么一条街,左右望去,也能瞅见。

       我顺着街道东西走了一个来回,甚至来到路口,拐弯儿爬上坡,也没找到我的车。又回到公司大门前,十分扫兴,没力气,再走一个来回,走的更远。碰巧遇到芬芬,中学时的同桌闺蜜。

        - 芬芬,好高兴遇到你!帮我一个忙,坐你的车,拉我在附近的街上转转。
        - 干什么?兜风吗?
        - 不,找车!我不知道将车停在哪里了!
        - 记忆力减退。新冠后遗症!打疫苗了吗?好,好,你在这儿等我。我去取车。

        芬芬扬长而去,不见了踪影。我饥肠辘辘,十分疲倦,蹲坐在路边,身边有十几只小鸟低着头,擦着地飞,似乎和我一样失落,凌乱,疲惫,不知道自己忙碌什么,也不知道该栖息了。路上没有来往的行人车辆,路边也没了停放的车辆,打眼能看到一公里之外的路尽头,静谧空旷。 

        天还没黑,仍然不冷不热,不湿不躁,不温不火,不风不雨,不青不黄,一个漫长的旁晚。但黑夜总会到来。天黑下来,找不到车,该怎么办?怎么回来上班?报警吗?警察局在市中心,没有公交车,去不了。

       从焦虑中醒来,知道是一场梦,顿时轻松的感觉真是莫大的解脱欣慰。想到车还在,平静地等待着主人归来,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是一个苍白平淡的梦,没什么特别的警示,好似一个用久了的塑料盒,已经泛黄不那么透明了。如果不是因为不想跟风,做小白鼠,打疫苗,我还呆在公司,淹没在纸堆里,翻找着自己也不知道的什么东西。 还是谈谈小鸟吧,实在具体些。得给它们一个名分才好。人家这么执着,斗胆唤醒梦中仙,你还这么“小鸟,小鸟”地叫着,惭愧啊! 

        为图吉利,就叫“鹤”,怎样?!话一出口,就脸红了!这些丑小鸭般灰黑的小精灵怎么能与高贵优雅的仙鹤攀亲呢?然而,一旦思想的长河决堤,就一发不可收拾,直奔宋徽宗去了! 

        老家人爱鹤,画家们爱画鹤。 最具有代表性的画作,首推徽宗的“瑞鹤图”。这次又Google 上了,仔仔细细地看去,不对呀?这不正是“靖康难”吗?汴梁宣德门在烈火浓烟中燃烧,“对止于鸡尾之端”的徽宗,钦宗,二帝,孤零可怜。头顶上正在进行一场酣战,里面的鹤为保护二帝免被擒获,奋勇阻挡外面的鹤冲进来。寡不敌众的败势已经显现。 

        话说徽宗聪慧伶俐,做啥像啥,就是做皇帝不像,生生断送了物阜民丰的北宋大好江山,自己做了阶下囚,惨死异乡。是徽宗纸醉金迷,昏庸无能还是物极必反,唱衰汉家气数?凭借艺术家戴目倾耳的细心天性,先知先觉的灵感,从突然降临的鹤群,徽宗窥视到国家命运多舛。伫立在檐脊的两只鹤预示了十五年后的悲剧。一国之主,“天下一人”的徽宗深谙“一山难容二虎”,作为 一名优秀的政治家,他假惺惺地作诗向天下宣告:“仙禽告瑞”,安抚民心;深知那些“撞撞庶俗知” 听不懂他的画中话,且用一幅画揭示国家将走向战乱;而国破家亡,此乃天意,非朕之罪。 

       无力回天的徽宗,为子孙后代的你和我留下了与日月争辉的艺术瑰宝。 好一幅“瑞鹤”,引领世界美术新潮流。 除去字的部分,单看图画,它超越了国画的固有传统,“西式”的长方形的画面采用三分法,庄重,稳健,悦目;“不设框”而平添动感,爆满外溢,引发无限遐想;色调纯正简朴,黄,蓝,红,白,呵呵,你看到了三原色,互补色,光点,平铺… …梵高,法国国旗。俺们的老徽宗竟是现代西画的开山鼻祖。他也将国画的工笔运用到极致,且不论仙鹤们各异的体形,美丽的羽翅,优雅的长腿,一点生漆就将鹤们的横眉怒目,白眼相向的战斗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驱散了仙风道骨,佛光神韵。妙!妙!妙! 

        九百年后的今天,大汉屹立不倒,且向全世界宣告:朕回来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华夏文明借用书画得以传承,宋徽宗功不可没。 

        如果是你,在人生需要抉择时,你知道无论你做什么,都输定了,你会怎样表现? 

        至于我,梦里已经看到:疲惫不堪,不想着回家,热茶热饭,瘫倒在床美美睡一觉,却焦虑没车怎么上班的一品蒙逼夫人。还警察呢! 如果不是新冠小儿引领,我会这么没日没夜,埋头拉车到猴年马月。

        刚刚悟出,轻松欢娱的学生岁月擦肩而过;闺蜜留话:莫再犹豫。分!分!分!
 
       苍白梦隐苍白魂,青黄不接天地荒。迷茫西日蹉跎月,古道东去松柏香。 

       回到徽宗的“瑞鹤图”,这幅画,得远看,那些流离失所,仓惶奔命的鸟辈,无论是仙鹤还是无名小鸟,相差无几。无限的空,漫长的时,双双将物质世界压缩到一个个小黑点,如同天边的飞鸟化作漂浮的黑云。在黑云散去时,留下永远的洁净透明,空旷飘渺的虚无仙境。 

       如果叫小小鸟们“仙鹤”,有矫枉过正之嫌,况且,也太冲,它们受用不起,损命。 

      在知道小小鸟的姓名之前。此时彼刻,借花献佛,姑且叫“未名鸟”吧。




 
标题:Cools, 法国人!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2-04 被查看:19269次 评论(15)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Cools,法国人! Jeudi 040221 

         昨晚,感觉乏困,不到十点就上床安寝了。一觉醒来, 浮现在脑海中的第一句话是: Cools, 法国人! 赞叹之余是苦涩的无奈,好比漂浮在一潭黝黑泛绿的死水上面瘦弱枯黄的萍草。

         打亮手机看看钟点:11点54分!只睡了两个小时!太少了!睡神却丢下我不管了!我在床上碾转反侧,百般无聊,只好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走马灯般的过了一遍。 

         前天上午,去牙医诊所治牙,T 医生时不时地小声干咳,即便他尽量掩饰压抑,也无济于事。你知道的,嗓子发痒时,就像一只小猫在挠。 

         出了牙医诊所后,我不那么安心。下午,给家庭医生打电话这样陈述: 
         - 我曾和一位干咳的人在一起。 
         - 没事,您们都戴着口罩。M医生说。 
         - 我没戴口罩。 
         - 您为什么不戴口罩?这就是您的不对了!M医生严厉地质问。 
         - 我... 我 ...  我在接受治牙。结果还是出卖了牙医!我忐忑不安地等待下一个问题。
         - 没事!他戴着外科手术口罩。 
         M医生没有问我这位缺乏责任心的牙医姓啥名谁,我松了一口气,终于保全了T医生的名节。而这两句“没事”也令我大大放宽了心。 

        今天,不, 昨天,去保险公司签合同。N女士毫无顾忌,大声地咳嗽,一口浓痰卡在喉咙里呼噜呼噜作响的那种。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她将口罩抹在下巴颏下,戴和没戴一样!在等待室里,我有些坐立不安,想抽身而退,但考虑到房屋失保的后果会很严重,就将随身携带的酒精干洗手液抹在鼻子和嘴的周围,也抹在口罩的外层,觉得不放心,又加了一片口罩。双重口罩的效果明显,感觉很闷,酒精的味道很冲,有些头晕,不过心情放松了许多。 

        这口罩不是山寨版吧?想到这里,呼吸就更不那么顺畅了,鼻塞,喉咙发紧,隐隐作痛,睡意完全消失。 

        镇静!别慌!沉住气!当务之急是怎么将这些散兵游勇在壮大声势,成为百万雄兵之前清除体外。

       夜深人静,能做什么呢? 

       我想到川普的羟戮奎,漂白水,不过,还是用生理盐水清洗鼻孔,chlorhexidine 漱口水更靠谱。 

        自助者天助。这是来法国后确立的第一个座右铭。

       就地取材。我得去院子里摘一些月桂叶熬水,用热气熏脸面,做深呼吸。月桂从古埃及,经历古罗马凯撒大帝到法国拿破仑,是胜利的象征; 对老百姓来说,在烹饪上常常用到。月桂具有抗氧化,代替盐,及解毒杀菌的功能。再挖一些蒲公英,用它的根加强混合的柠檬姜茶和薄荷菊花安神茶的疗效,配上槐花蜂蜜。据说槐花蜂蜜也具有杀菌作用。 犹豫再三,在自制的鸡尾酒里,还需添加一小勺朗姆酒,一是为了名符其实;二来记得婆婆妮蔻用此酒治疗感冒。

        虽然月桂和蒲公英都在自家的院子里,也免不了险象环生。为了万无一失,行动之前,必须约法三章:第一,要牢牢地握紧当做手电筒用的手机。如果手机摔坏了,就真得与世隔绝了;第二,不能摔跤。跌倒了,扭伤腿脚,得爬回房里;第三,不能踩一脚猫屎,一星半点儿也不行,不然的话,光为洗鞋子,拖地板就得折腾到天明。 

        好在我身处穷乡僻壤,夜晚人迹稀少,不用担心惊吓了谁;亦或,街对面的邻居,患了失眠症,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瞄见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在院里挖坑而报警。为了慎重起见,我尽量隐身在树丛里,借着月光剪月桂枝,蹲在墙角挖野菜。也许太过紧张,突然爆发激情,忍不住压着嗓子哼了两声:“学习那南泥湾,处处呀是江南,是江呀南… …” 不曾想却唱出了眼泪,一屁股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呜呜哽咽。我不能死!我还得回江南祭拜先祖!不知是冻着了,是孤独,是想家,还是对死亡的恐惧,五味杂陈,一起涌上心头。

        当一步一趋,小心冀冀地绕过这些坑,完成了任务,重新躺倒在床上时,几近天明,感觉鼻子,喉咙清爽了许多,呼吸也畅快了!啊,没病,真好! 

        记得一位同事讲述在雪地上开车发生车祸的经历:无论你多么老练,多么小心,也挡不住别人冲向你 … … 疫情期间,宛如在雪地上开车,不管你的自我防护意识多么强烈,戴口罩,勤洗手,与人保持距离,取消一切约会… … 还是会发生意外。

        今天,走在法国的街道上,人人都戴着口罩,保持距离,俨然都是遵公守法的好学生,和一年前相比,大大进步了。可是,T医生,N女士,这些专业人士,似乎完全没将瘟疫当回事儿。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法国染疫和死亡 的人数在欧洲位列前三。 

        哦,前天下午,也给昂,孩子他爹打了一个电话。他说 “一般得五,六天才会有症象。趁还没病倒,先写好遗嘱吧”! 

       Cools,法国人!

       “又战斗来又生产,三五九旅是模范, 是模呀范…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