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Zéphyr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守灵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3-15 被查看:6876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守灵 dimanche 12/03/2021 

 
        上初三时,快放暑假了,收到小学同学建英的信,信上说:爸爸因心脏病发作,过世了。临走前,说想见见你。你来吧! 

        我坐在窗前,手里握着信,望着窗外的杨树发呆。繁茂的杨树叶在夏日艳阳下金光闪闪,风吹来时,发出飒飒的响声。这棵杨树是楼下的老于叔叔在他的女儿文娱出生时种的。我也参加了种植。小杨树长大了,不再需要培土浇水。这棵杨树遮挡了对面楼房的窗口,我可以长久地坐在窗前,不会被窥见。在到处都是钢筋水泥板的灰色城市,这棵杨树为我营造了生机盎然,葱郁苍翠的一隅,沉浸在静谧中读书写字,远离尘世的喧嚣杂乱。 

        长这么大了,死神还从未靠近,没见过死人,未曾戴孝,内心深处对死亡十分恐惧。人死如虎,恐惧很正常,不是吗? 但再怎么恐惧,这次一定得面对直视,我甚至没想找理由推脱。暑假开始的第一个星期,用老妈给的钱买了火车票。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上身穿着一件黑粗布的中式棉袄,没系扣子, 没穿衬衣,露出满是毛的胸脯;一条肥大的粗布黑裤子,裤脚拖在地上,没有像电影里的农民那样用布条扎起来,头上也没扎白毛巾。这装束,在黄土高原,在山里,在乡下会普普通通,但是,出现在市府大院里就显得特别刺眼。 

          -  别怕!是我爸。

        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建英在我的耳旁轻声说。这悄言细语立刻打消了我的疑虑和不安。从此,建英和我成了好朋友。星期天的下午返校时,我们会将从家里带来的零食放在一起平分成两包,一人一包;我们会头碰头,一边吃着糖果饼干,一边看同一本小人书。这样的耳鬓厮磨对我这个在保育院长大的孩子来说,新鲜温暖,放松了往日强烈的防范意识。 我也不那么调皮捣蛋了,变成了乖乖女。建英不叫我做的事,我不会做。 

       上到三年级时,保育院解散了。我们各自回家了,只能在学校放假时,偶尔见一,两面。 

        建英的家在一栋小楼的二楼,一套两居室。建英的房间也是客厅,饭厅,此时,也是灵堂。柜橱上放着爸爸的骨灰盒,墙壁上挂着爸爸的遗像,两边是她母亲写得挽联:
 
        二十一年,鞠躬尽瘁,为革命死而后己 
        十七年, 风风雨雨,盼佳音慰籍亡灵 

         -   你就睡我的床吧。我和我妈睡。她害怕。建英指着靠窗口的一张小床说。 我乖乖地点点头。 
         -   我妈想知道你怕吗? 
        我没有回答。建英接着说:
        -  爸爸走的那天夜晚,妈妈做了一个梦,梦到爸爸在家里翻找什么。妈妈问:你已经死了,怎么进来的?爸爸说:我忘记带钥匙了。
        -   爸爸找到钥匙了吗?我小声问。 
        -   你在说什么呀?吓死我了! 

        建英睁大眼睛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怪物。看得我不好意思。但是我不觉得我的问题有多么突兀。 
 
         白天,我们坐在饭桌旁,用彩色的纸张,塑料彩带,塑料绳,铁丝,冰棍棒,竹签什么的,为爸爸扎花圈。

         -  爸爸也是文青哦。三十年代,在上海市区的一家照相馆做学徒。
         -  那年月,照相可是稀罕事,我说。 
         -  那是啊!后来,他参加共产党,新四军,解放后,在外交部工作。 

         建英欲言又止。 
         - 后来呢?我急切地追问。 
        建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  后来… …后来被打成右派,下放到陕西修水库。小时候很少见到爸爸。 

        我突然感到背后发凉,一股冷气直冲脊梁骨,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眼眶也湿润了。 

       -  你冷吗?建英问,没等我回答,就接着说,大热天的,都入伏了! 
       -  是穿堂风吧?!我犹疑地说。
       -  哪来的穿堂风?!好了,好了,换个位子,坐这边吧。她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同时递给我她的手帕。 

        我坐着没动。 

        晚上,躺在床上,月光,路灯或车灯交错着将路旁高大的梧桐树的枝叶扑打在墙壁上的遗像和挽联,晃晃悠悠,感觉是皮影戏。奇怪,我真的不怕,安然入睡,没做恶梦,一觉睡到天亮。

        就这样在建英家住了六,七天。我们没出过门,甚至没去散步。食物是建英的母亲下班时带回来。 

         很多年后,读到一篇关于守灵的文章,说家里的老人去世时,家里的长子要为老人守灵七天, 因为人死时,灵魂会在家里游荡;点上长明灯,为它照亮走出家门,通往天国的路。 

         回想起那几日,还能体会到脊梁骨上的凛冽寒气,还会眼眶湿润。哦,原来我不知不觉间为一个陌生人守灵!

         想想这辈子过得还好,太平盛世,避免了颠簸流离,穷途潦倒;虽胸无大志,漠视名利,且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工薪充裕,丰衣足食;居有定所,病享医保。精神境界自然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病魔死神没有再靠近我。 

         -  是你在冥冥之中保护我吗,唐生?

          唐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这位时隐时现,不离不弃的逝者:爸爸,叔叔,伯伯,太拘礼;唐先生,太生分… …如果没有战争,时局动乱,他的人生也许定格在 “摄影师”。
 
        -  你知道吗,唐生。我也喜欢摄影哦! 

        生,是古代对年轻男子的称呼,根据 « 说文解字 »:生,进也。草木破土萌发。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心情杂想"类日记
最后一封情书高速柒柒
后福Zéphyr
竹马,青梅wheatinautum
《守望・增字采桑子》八戒心
美国丽人mike38
《笑把悲凉作酒酿》八戒心
秋后算账Zéphyr
《行胜想,意尤刚》八戒心
盼望着在对的时间,找到对的人。h海外赤子
《暴力突袭》八戒心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