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Zéphyr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未名鸟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2-23 被查看:9464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未名鸟 mardi230221 

         旁晚时分,偶尔天空上会出现一大片莫名其妙的小鸟,愁云惨雾般铺展漂浮,一会儿顺时针,一会儿又掉转头,逆时针,快速盘旋,步调一致,相互之间不会碰撞;有上百只,上千只亦或上万只?虽然是一些无名小小辈,但那阵势,那气场,每次看见时,难免错愕,顿足仰视。它们在做什么?群聚示威?派对舞会?当然不会是发生地震的前兆,在乡下居住的这些年,这个现象已经出现过几次了,况且好山好水的法国,地震,火山爆发,酷暑极寒的天气永远不会发生。 

         每次看到这些小精灵,我会喃喃自语:记着去Google,查查它们的来历,怎么也得知道它们姓啥名谁啊! 时光荏苒,半生蹉跎,我对它们的认识,还是停留在模糊的远视。 它们等不及了,硬是闯进我的梦境。 

         疫情期间,因为不用赶着上班,日常生活松弛,寝食紊乱成了常态, 睡回笼觉也是享受。 醒来后,卷缩在床上,破解梦境,也挺好玩儿。 

         这次梦见回到公司。我的办公室还在,没变样, 只是玻璃隔板灰蒙蒙的,桌椅上也是一层灰,看来保洁工阿姨很久没来了。我坐在办公桌前,翻找着什么,抽屉都拉了出来,立柜的门也敞开着。文件纸张堆的满地,满桌,可是我不知道我在找什么。
 
        已经近夜半十二点了,天还没完全黑下来, 窗外一片青青黄黄;室内的日光灯没精打采地散发着惨淡的白光。一位瘦高个的男同事为还在办公的金发碧眼的女领导带来一沓信件,其中有一封信是大号牛皮纸信封,厚厚的,沉沉的,很显眼。他对主管说:这是辉瑞公司的信,请您转交Z。 

         听到他的话,我匆忙将桌子上的文件拢在一起,起身走人,后悔没在六点下班时,就离开公司。 

       我通常不将车开进公司停车坪,而是停在路边。走出公司大门,正碰上一群夜班工人下班,他们看上去年轻力胜,快乐好似学生,有说有笑。我停下脚,侧身让他们过去。等到路上清静了,左右张望,没看见我的车。怎么可能呢?即便停车时,不注意,忘记停在哪里了,就这么一条街,左右望去,也能瞅见。

       我顺着街道东西走了一个来回,甚至来到路口,拐弯儿爬上坡,也没找到我的车。又回到公司大门前,十分扫兴,没力气,再走一个来回,走的更远。碰巧遇到芬芬,中学时的同桌闺蜜。

        - 芬芬,好高兴遇到你!帮我一个忙,坐你的车,拉我在附近的街上转转。
        - 干什么?兜风吗?
        - 不,找车!我不知道将车停在哪里了!
        - 记忆力减退。新冠后遗症!打疫苗了吗?好,好,你在这儿等我。我去取车。

        芬芬扬长而去,不见了踪影。我饥肠辘辘,十分疲倦,蹲坐在路边,身边有十几只小鸟低着头,擦着地飞,似乎和我一样失落,凌乱,疲惫,不知道自己忙碌什么,也不知道该栖息了。路上没有来往的行人车辆,路边也没了停放的车辆,打眼能看到一公里之外的路尽头,静谧空旷。 

        天还没黑,仍然不冷不热,不湿不躁,不温不火,不风不雨,不青不黄,一个漫长的旁晚。但黑夜总会到来。天黑下来,找不到车,该怎么办?怎么回来上班?报警吗?警察局在市中心,没有公交车,去不了。

       从焦虑中醒来,知道是一场梦,顿时轻松的感觉真是莫大的解脱欣慰。想到车还在,平静地等待着主人归来,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是一个苍白平淡的梦,没什么特别的警示,好似一个用久了的塑料盒,已经泛黄不那么透明了。如果不是因为不想跟风,做小白鼠,打疫苗,我还呆在公司,淹没在纸堆里,翻找着自己也不知道的什么东西。 还是谈谈小鸟吧,实在具体些。得给它们一个名分才好。人家这么执着,斗胆唤醒梦中仙,你还这么“小鸟,小鸟”地叫着,惭愧啊! 

        为图吉利,就叫“鹤”,怎样?!话一出口,就脸红了!这些丑小鸭般灰黑的小精灵怎么能与高贵优雅的仙鹤攀亲呢?然而,一旦思想的长河决堤,就一发不可收拾,直奔宋徽宗去了! 

        老家人爱鹤,画家们爱画鹤。 最具有代表性的画作,首推徽宗的“瑞鹤图”。这次又Google 上了,仔仔细细地看去,不对呀?这不正是“靖康难”吗?汴梁宣德门在烈火浓烟中燃烧,“对止于鸡尾之端”的徽宗,钦宗,二帝,孤零可怜。头顶上正在进行一场酣战,里面的鹤为保护二帝免被擒获,奋勇阻挡外面的鹤冲进来。寡不敌众的败势已经显现。 

        话说徽宗聪慧伶俐,做啥像啥,就是做皇帝不像,生生断送了物阜民丰的北宋大好江山,自己做了阶下囚,惨死异乡。是徽宗纸醉金迷,昏庸无能还是物极必反,唱衰汉家气数?凭借艺术家戴目倾耳的细心天性,先知先觉的灵感,从突然降临的鹤群,徽宗窥视到国家命运多舛。伫立在檐脊的两只鹤预示了十五年后的悲剧。一国之主,“天下一人”的徽宗深谙“一山难容二虎”,作为 一名优秀的政治家,他假惺惺地作诗向天下宣告:“仙禽告瑞”,安抚民心;深知那些“撞撞庶俗知” 听不懂他的画中话,且用一幅画揭示国家将走向战乱;而国破家亡,此乃天意,非朕之罪。 

       无力回天的徽宗,为子孙后代的你和我留下了与日月争辉的艺术瑰宝。 好一幅“瑞鹤”,引领世界美术新潮流。 除去字的部分,单看图画,它超越了国画的固有传统,“西式”的长方形的画面采用三分法,庄重,稳健,悦目;“不设框”而平添动感,爆满外溢,引发无限遐想;色调纯正简朴,黄,蓝,红,白,呵呵,你看到了三原色,互补色,光点,平铺… …梵高,法国国旗。俺们的老徽宗竟是现代西画的开山鼻祖。他也将国画的工笔运用到极致,且不论仙鹤们各异的体形,美丽的羽翅,优雅的长腿,一点生漆就将鹤们的横眉怒目,白眼相向的战斗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驱散了仙风道骨,佛光神韵。妙!妙!妙! 

        九百年后的今天,大汉屹立不倒,且向全世界宣告:朕回来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华夏文明借用书画得以传承,宋徽宗功不可没。 

        如果是你,在人生需要抉择时,你知道无论你做什么,都输定了,你会怎样表现? 

        至于我,梦里已经看到:疲惫不堪,不想着回家,热茶热饭,瘫倒在床美美睡一觉,却焦虑没车怎么上班的一品蒙逼夫人。还警察呢! 如果不是新冠小儿引领,我会这么没日没夜,埋头拉车到猴年马月。

        刚刚悟出,轻松欢娱的学生岁月擦肩而过;闺蜜留话:莫再犹豫。分!分!分!
 
       苍白梦隐苍白魂,青黄不接天地荒。迷茫西日蹉跎月,古道东去松柏香。 

       回到徽宗的“瑞鹤图”,这幅画,得远看,那些流离失所,仓惶奔命的鸟辈,无论是仙鹤还是无名小鸟,相差无几。无限的空,漫长的时,双双将物质世界压缩到一个个小黑点,如同天边的飞鸟化作漂浮的黑云。在黑云散去时,留下永远的洁净透明,空旷飘渺的虚无仙境。 

       如果叫小小鸟们“仙鹤”,有矫枉过正之嫌,况且,也太冲,它们受用不起,损命。 

      在知道小小鸟的姓名之前。此时彼刻,借花献佛,姑且叫“未名鸟”吧。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心情杂想"类日记
最后一封情书高速柒柒
后福Zéphyr
竹马,青梅wheatinautum
《守望・增字采桑子》八戒心
美国丽人mike38
《笑把悲凉作酒酿》八戒心
秋后算账Zéphyr
《行胜想,意尤刚》八戒心
盼望着在对的时间,找到对的人。h海外赤子
《暴力突袭》八戒心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