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Zéphyr 日记网址未设置 
三五七言
Zéphyr 的日记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  设我为好友 | 心动 
等级:28等级:28等级:28等级:28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3张)
我的日记 (160则)
我的图片 (0张)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47)
春草天涯(28)
村民(20)
这天,妈妈走了⋯⋯(8)
米歇尔,保尔和我(18)
玫瑰与蛇(9)
翠花儿(8)
碎玉(13)
On the road(7)
黑客(2)
每月档案
2021/7(1篇)
2021/6(1篇)
2021/5(1篇)
2021/4(1篇)
2021/3(5篇)
查看全部...
最新日记
后福
秋后算账
母子猿
苦菜花开
马耳他渔夫
吹皱一池春水
守灵
早春
穷通剑
精品串烧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我收藏的日记
乔治·修拉《大碗岛的
蒙面舞会
TIME TO SAY GOODBYE
柴可夫斯基 Tchaikovs
Rossini:《威廉·退尔
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
我的时空观
气壮山河 排山倒海般
回Zéphyr姐:写情
网友评论(242)
fossa 评论于2021-03-05 14:36:19
西洋好像是以春分为春节。老贫僧预祝施...
冷眉儿 评论于2021-02-27 14:44:30
才女,元宵节快乐!
helen200 评论于2021-02-21 17:46:11
遥祝姐姐新春吉祥!牛年安康!💕
八戒心 评论于2021-02-11 04:47:44
新春快乐! 把酒贺新春,东风醒新蕊。
hicutie 评论于2021-01-13 10:22:14
厉害了
wanda094 评论于2021-01-05 05:51:14
新年好!虽然晚了点,可也还有三百六十...
八戒心 评论于2021-01-04 18:24:04
新年同乐,平安发财!
冷眉儿 评论于2020-12-31 17:58:28
新年快乐!
八戒心 评论于2020-12-29 17:45:44
不妨,不妨!俺已经被和谐了,那就更无...
冷眉儿 评论于2020-12-25 15:07:07
很多年,一直记得你的文字。欣赏!
  第11-20,共160篇日记[首页][上页][下页][末页]
标题:露珠盈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21-02-25 被查看:9515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丑奴儿 . 露珠盈 jeudi 250221 

        最喜未名名非名,似在非在;似在非在,东张西望真佛性。 
        红瘦绿肥露珠盈,若即若离;若即若离,南来北往一样情。 

        注脚:借光“丑奴儿”,信笔由来,难免粗制滥造。惭愧!惭愧! 
                    昔日,曹公子七步成诗,为了逃命;
                    而今,和风絮词,期盼追梦归真。


 
标题:未名鸟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2-23 被查看:9463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未名鸟 mardi230221 

         旁晚时分,偶尔天空上会出现一大片莫名其妙的小鸟,愁云惨雾般铺展漂浮,一会儿顺时针,一会儿又掉转头,逆时针,快速盘旋,步调一致,相互之间不会碰撞;有上百只,上千只亦或上万只?虽然是一些无名小小辈,但那阵势,那气场,每次看见时,难免错愕,顿足仰视。它们在做什么?群聚示威?派对舞会?当然不会是发生地震的前兆,在乡下居住的这些年,这个现象已经出现过几次了,况且好山好水的法国,地震,火山爆发,酷暑极寒的天气永远不会发生。 

         每次看到这些小精灵,我会喃喃自语:记着去Google,查查它们的来历,怎么也得知道它们姓啥名谁啊! 时光荏苒,半生蹉跎,我对它们的认识,还是停留在模糊的远视。 它们等不及了,硬是闯进我的梦境。 

         疫情期间,因为不用赶着上班,日常生活松弛,寝食紊乱成了常态, 睡回笼觉也是享受。 醒来后,卷缩在床上,破解梦境,也挺好玩儿。 

         这次梦见回到公司。我的办公室还在,没变样, 只是玻璃隔板灰蒙蒙的,桌椅上也是一层灰,看来保洁工阿姨很久没来了。我坐在办公桌前,翻找着什么,抽屉都拉了出来,立柜的门也敞开着。文件纸张堆的满地,满桌,可是我不知道我在找什么。
 
        已经近夜半十二点了,天还没完全黑下来, 窗外一片青青黄黄;室内的日光灯没精打采地散发着惨淡的白光。一位瘦高个的男同事为还在办公的金发碧眼的女领导带来一沓信件,其中有一封信是大号牛皮纸信封,厚厚的,沉沉的,很显眼。他对主管说:这是辉瑞公司的信,请您转交Z。 

         听到他的话,我匆忙将桌子上的文件拢在一起,起身走人,后悔没在六点下班时,就离开公司。 

       我通常不将车开进公司停车坪,而是停在路边。走出公司大门,正碰上一群夜班工人下班,他们看上去年轻力胜,快乐好似学生,有说有笑。我停下脚,侧身让他们过去。等到路上清静了,左右张望,没看见我的车。怎么可能呢?即便停车时,不注意,忘记停在哪里了,就这么一条街,左右望去,也能瞅见。

       我顺着街道东西走了一个来回,甚至来到路口,拐弯儿爬上坡,也没找到我的车。又回到公司大门前,十分扫兴,没力气,再走一个来回,走的更远。碰巧遇到芬芬,中学时的同桌闺蜜。

        - 芬芬,好高兴遇到你!帮我一个忙,坐你的车,拉我在附近的街上转转。
        - 干什么?兜风吗?
        - 不,找车!我不知道将车停在哪里了!
        - 记忆力减退。新冠后遗症!打疫苗了吗?好,好,你在这儿等我。我去取车。

        芬芬扬长而去,不见了踪影。我饥肠辘辘,十分疲倦,蹲坐在路边,身边有十几只小鸟低着头,擦着地飞,似乎和我一样失落,凌乱,疲惫,不知道自己忙碌什么,也不知道该栖息了。路上没有来往的行人车辆,路边也没了停放的车辆,打眼能看到一公里之外的路尽头,静谧空旷。 

        天还没黑,仍然不冷不热,不湿不躁,不温不火,不风不雨,不青不黄,一个漫长的旁晚。但黑夜总会到来。天黑下来,找不到车,该怎么办?怎么回来上班?报警吗?警察局在市中心,没有公交车,去不了。

       从焦虑中醒来,知道是一场梦,顿时轻松的感觉真是莫大的解脱欣慰。想到车还在,平静地等待着主人归来,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是一个苍白平淡的梦,没什么特别的警示,好似一个用久了的塑料盒,已经泛黄不那么透明了。如果不是因为不想跟风,做小白鼠,打疫苗,我还呆在公司,淹没在纸堆里,翻找着自己也不知道的什么东西。 还是谈谈小鸟吧,实在具体些。得给它们一个名分才好。人家这么执着,斗胆唤醒梦中仙,你还这么“小鸟,小鸟”地叫着,惭愧啊! 

        为图吉利,就叫“鹤”,怎样?!话一出口,就脸红了!这些丑小鸭般灰黑的小精灵怎么能与高贵优雅的仙鹤攀亲呢?然而,一旦思想的长河决堤,就一发不可收拾,直奔宋徽宗去了! 

        老家人爱鹤,画家们爱画鹤。 最具有代表性的画作,首推徽宗的“瑞鹤图”。这次又Google 上了,仔仔细细地看去,不对呀?这不正是“靖康难”吗?汴梁宣德门在烈火浓烟中燃烧,“对止于鸡尾之端”的徽宗,钦宗,二帝,孤零可怜。头顶上正在进行一场酣战,里面的鹤为保护二帝免被擒获,奋勇阻挡外面的鹤冲进来。寡不敌众的败势已经显现。 

        话说徽宗聪慧伶俐,做啥像啥,就是做皇帝不像,生生断送了物阜民丰的北宋大好江山,自己做了阶下囚,惨死异乡。是徽宗纸醉金迷,昏庸无能还是物极必反,唱衰汉家气数?凭借艺术家戴目倾耳的细心天性,先知先觉的灵感,从突然降临的鹤群,徽宗窥视到国家命运多舛。伫立在檐脊的两只鹤预示了十五年后的悲剧。一国之主,“天下一人”的徽宗深谙“一山难容二虎”,作为 一名优秀的政治家,他假惺惺地作诗向天下宣告:“仙禽告瑞”,安抚民心;深知那些“撞撞庶俗知” 听不懂他的画中话,且用一幅画揭示国家将走向战乱;而国破家亡,此乃天意,非朕之罪。 

       无力回天的徽宗,为子孙后代的你和我留下了与日月争辉的艺术瑰宝。 好一幅“瑞鹤”,引领世界美术新潮流。 除去字的部分,单看图画,它超越了国画的固有传统,“西式”的长方形的画面采用三分法,庄重,稳健,悦目;“不设框”而平添动感,爆满外溢,引发无限遐想;色调纯正简朴,黄,蓝,红,白,呵呵,你看到了三原色,互补色,光点,平铺… …梵高,法国国旗。俺们的老徽宗竟是现代西画的开山鼻祖。他也将国画的工笔运用到极致,且不论仙鹤们各异的体形,美丽的羽翅,优雅的长腿,一点生漆就将鹤们的横眉怒目,白眼相向的战斗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驱散了仙风道骨,佛光神韵。妙!妙!妙! 

        九百年后的今天,大汉屹立不倒,且向全世界宣告:朕回来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华夏文明借用书画得以传承,宋徽宗功不可没。 

        如果是你,在人生需要抉择时,你知道无论你做什么,都输定了,你会怎样表现? 

        至于我,梦里已经看到:疲惫不堪,不想着回家,热茶热饭,瘫倒在床美美睡一觉,却焦虑没车怎么上班的一品蒙逼夫人。还警察呢! 如果不是新冠小儿引领,我会这么没日没夜,埋头拉车到猴年马月。

        刚刚悟出,轻松欢娱的学生岁月擦肩而过;闺蜜留话:莫再犹豫。分!分!分!
 
       苍白梦隐苍白魂,青黄不接天地荒。迷茫西日蹉跎月,古道东去松柏香。 

       回到徽宗的“瑞鹤图”,这幅画,得远看,那些流离失所,仓惶奔命的鸟辈,无论是仙鹤还是无名小鸟,相差无几。无限的空,漫长的时,双双将物质世界压缩到一个个小黑点,如同天边的飞鸟化作漂浮的黑云。在黑云散去时,留下永远的洁净透明,空旷飘渺的虚无仙境。 

       如果叫小小鸟们“仙鹤”,有矫枉过正之嫌,况且,也太冲,它们受用不起,损命。 

      在知道小小鸟的姓名之前。此时彼刻,借花献佛,姑且叫“未名鸟”吧。




 
标题:Cools, 法国人!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2-04 被查看:19269次 评论(15)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Cools,法国人! Jeudi 040221 

         昨晚,感觉乏困,不到十点就上床安寝了。一觉醒来, 浮现在脑海中的第一句话是: Cools, 法国人! 赞叹之余是苦涩的无奈,好比漂浮在一潭黝黑泛绿的死水上面瘦弱枯黄的萍草。

         打亮手机看看钟点:11点54分!只睡了两个小时!太少了!睡神却丢下我不管了!我在床上碾转反侧,百般无聊,只好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走马灯般的过了一遍。 

         前天上午,去牙医诊所治牙,T 医生时不时地小声干咳,即便他尽量掩饰压抑,也无济于事。你知道的,嗓子发痒时,就像一只小猫在挠。 

         出了牙医诊所后,我不那么安心。下午,给家庭医生打电话这样陈述: 
         - 我曾和一位干咳的人在一起。 
         - 没事,您们都戴着口罩。M医生说。 
         - 我没戴口罩。 
         - 您为什么不戴口罩?这就是您的不对了!M医生严厉地质问。 
         - 我... 我 ...  我在接受治牙。结果还是出卖了牙医!我忐忑不安地等待下一个问题。
         - 没事!他戴着外科手术口罩。 
         M医生没有问我这位缺乏责任心的牙医姓啥名谁,我松了一口气,终于保全了T医生的名节。而这两句“没事”也令我大大放宽了心。 

        今天,不, 昨天,去保险公司签合同。N女士毫无顾忌,大声地咳嗽,一口浓痰卡在喉咙里呼噜呼噜作响的那种。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她将口罩抹在下巴颏下,戴和没戴一样!在等待室里,我有些坐立不安,想抽身而退,但考虑到房屋失保的后果会很严重,就将随身携带的酒精干洗手液抹在鼻子和嘴的周围,也抹在口罩的外层,觉得不放心,又加了一片口罩。双重口罩的效果明显,感觉很闷,酒精的味道很冲,有些头晕,不过心情放松了许多。 

        这口罩不是山寨版吧?想到这里,呼吸就更不那么顺畅了,鼻塞,喉咙发紧,隐隐作痛,睡意完全消失。 

        镇静!别慌!沉住气!当务之急是怎么将这些散兵游勇在壮大声势,成为百万雄兵之前清除体外。

       夜深人静,能做什么呢? 

       我想到川普的羟戮奎,漂白水,不过,还是用生理盐水清洗鼻孔,chlorhexidine 漱口水更靠谱。 

        自助者天助。这是来法国后确立的第一个座右铭。

       就地取材。我得去院子里摘一些月桂叶熬水,用热气熏脸面,做深呼吸。月桂从古埃及,经历古罗马凯撒大帝到法国拿破仑,是胜利的象征; 对老百姓来说,在烹饪上常常用到。月桂具有抗氧化,代替盐,及解毒杀菌的功能。再挖一些蒲公英,用它的根加强混合的柠檬姜茶和薄荷菊花安神茶的疗效,配上槐花蜂蜜。据说槐花蜂蜜也具有杀菌作用。 犹豫再三,在自制的鸡尾酒里,还需添加一小勺朗姆酒,一是为了名符其实;二来记得婆婆妮蔻用此酒治疗感冒。

        虽然月桂和蒲公英都在自家的院子里,也免不了险象环生。为了万无一失,行动之前,必须约法三章:第一,要牢牢地握紧当做手电筒用的手机。如果手机摔坏了,就真得与世隔绝了;第二,不能摔跤。跌倒了,扭伤腿脚,得爬回房里;第三,不能踩一脚猫屎,一星半点儿也不行,不然的话,光为洗鞋子,拖地板就得折腾到天明。 

        好在我身处穷乡僻壤,夜晚人迹稀少,不用担心惊吓了谁;亦或,街对面的邻居,患了失眠症,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瞄见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在院里挖坑而报警。为了慎重起见,我尽量隐身在树丛里,借着月光剪月桂枝,蹲在墙角挖野菜。也许太过紧张,突然爆发激情,忍不住压着嗓子哼了两声:“学习那南泥湾,处处呀是江南,是江呀南… …” 不曾想却唱出了眼泪,一屁股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呜呜哽咽。我不能死!我还得回江南祭拜先祖!不知是冻着了,是孤独,是想家,还是对死亡的恐惧,五味杂陈,一起涌上心头。

        当一步一趋,小心冀冀地绕过这些坑,完成了任务,重新躺倒在床上时,几近天明,感觉鼻子,喉咙清爽了许多,呼吸也畅快了!啊,没病,真好! 

        记得一位同事讲述在雪地上开车发生车祸的经历:无论你多么老练,多么小心,也挡不住别人冲向你 … … 疫情期间,宛如在雪地上开车,不管你的自我防护意识多么强烈,戴口罩,勤洗手,与人保持距离,取消一切约会… … 还是会发生意外。

        今天,走在法国的街道上,人人都戴着口罩,保持距离,俨然都是遵公守法的好学生,和一年前相比,大大进步了。可是,T医生,N女士,这些专业人士,似乎完全没将瘟疫当回事儿。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法国染疫和死亡 的人数在欧洲位列前三。 

        哦,前天下午,也给昂,孩子他爹打了一个电话。他说 “一般得五,六天才会有症象。趁还没病倒,先写好遗嘱吧”! 

       Cools,法国人!

       “又战斗来又生产,三五九旅是模范, 是模呀范… …”
 
标题:家具那点儿破事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1-29 被查看:14009次 评论(5)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家具那点儿破事 280121 

        在一场正在进行的讲座里,中途离场,是非常粗鲁和尴尬的。对正在讲演的人不礼貌;也因打搅身边的听众而惶惑不安,亦或是对文化的大不敬,感觉犯罪。

        记得我曾那么做过一次。这些年来,在暗暗祈祷别人忘记的同时,也希望自己不再当回事儿!然而,愧疚总是挥之不去,一个问题也时不时会来烦扰我:为什么没听完那次讲演? 

        那次讲演的题目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时代的家具风格”。记得在看到大屏幕上那一件件制作精美,镶金裹银的桌椅箱柜时,我的头脑里出现浩瀚的林海,充满蓬勃活力,在风雨里飒飒作响,散发着馨心的清香;树木遭到人们疯狂砍伐,被切割成一段段,一片片,制成眼前这一件件死气沉沉的东西,完全遮掩了木头原有的秀美淳朴。是用来装饰坟墓的吗?肆意砍伐树木和滥杀动物都是十分血腥残忍的行径。我突然感到压抑,恐惧,甚至头晕恶心。我需要新鲜空气!立刻!就对邻座轻声说:“对不起”,起身离去了。 

        那次讲座使我认识到“家具”有多么重要,因为它们每天伴随你,跃入你到眼帘,令你欣悦,亦或反感。久而久之,要么你神清气爽,要么忧郁纠结。也理解了为什么哥哥常常“烧钱”换家具。昂,孩子他爹,最喜欢看电影,因此家里装备着最时髦的电视机。从时尚到仿古,我一路走下来,也没找到对家具一星半点的品味,恶感则与日剧增。 

       这两天,“家具”那点儿事儿又提到日程上。 我在网上更改了房屋的保险合同。

       保险公司打电话说:“我只有一个问题需要明确:家具的价值是多少?”
       “哦,我不知道。通常怎么做?”我问。 
       “如果没有特殊要求,一般状况是33 036 欧”
       “有更少的吗? “那就16 518欧,最少的!”
       “最少的?!我唯一值钱的物件是一部苹果电脑。除去折旧价值,剩下的不过几百元。我也没有金银首饰。”我悻悻地甩了几句废话,就挂机了!

        我很想知道这些价值是怎么得到的?为什么不是整数?真事儿似的!

        我还想补充:新冠疫情猖獗,不能外出散步,去公园锻炼身体,我考虑在家里安装健身器材。 

       也流星划过天际般的想到黑妞的那些“闲抛闲掷野藤中”的怡情拙画。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说: L’art est une blessure qui devient lumière. 用白话说:艺术是创伤变成光明。画家用他的血和肉滋润他的画,所以一幅画只对画家有价值。不用防贼。 
 
        我也想到集理学之大成的先哲朱子的“格物论”。你会嘲笑我 : 哪儿跟哪儿啊?你是不是也想说:…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倒未必。不过,我真的想到了朱熹,他老人家认为支撑屋顶的柱子应该是方柱而不是圆柱,因为木头本身是圆的,必须雕凿成方形,才显栋梁之才,“造人”也是这个理儿。即所谓的是驴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我这根不可雕朽木,经不起折腾,却深谙喜蛛兆吉。在西方,习惯名在前,姓在后,朱熹老人家自然就成了纤巧可爱的喜蛛。 别说还真搭上了他的大千唯心世界,在山环水抱,藏风聚气之地,闭门造车,蕴育复仇大计。 

        好了,好了,越扯越远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几天,好烦!为了寓所的家具,和保险公司,税官们杠上了。点卯算账,真能凝固脑浆,扼死创造力,最,最,最悲催。终于明白了我为什么不喜欢家具;对那次讲座,中途离场,也就不愧疚了。 

        唉,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两清,方可高枕无忧。即便是家具那点儿破事,我也决心纠结到底。 

        小时候的启蒙玩具有一副五颜六色的七巧板,闭着眼睛都能拼出图案。如果有一天双眼失去光明,看不到线条形状颜色,在纸面上画不出质感,立体,就去做家具,雕塑什么的,会是不错的选择。哈哈,亲爱的家具先生,刚刚领略你迷人的风采,原来你也是阴阳两性!


 
标题:伶仃赋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1-17 被查看:12661次 评论(3)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伶仃赋 150121 

        醒来方知是一场梦,梦中有湖,湖里有岛,岛上有山,山上有洞,洞里有石(诗),曰: 

        伶仃人梦里伶仃,伶仃自古伤寒情。
        但闻多情悲离别,可怜诗词瘦伶仃。 

        挑灯细想,不知其所以然。什么是“寒情”?寒心?被冷落?患了伤寒?如是,得看医生。诗词歌赋救不了伶仃,也肥不了他。这么想,就不奇怪了,反而觉得身体不舒服了,不是得了新冠吧? 

         别瞎想了!一场梦,怎么就成了“伶仃”?怎么就得了新冠? 

         伶仃取水瓶时,看见掉落在床脚旁的笔记本,伸手拾起,一行字跃入眼帘:“多情自古伤离别”。这是千古流芳的名句,来自天下第一情种柳永的“雨霖铃 . 寒蝉凄切”。难道黑暗中,睡梦里,魂魄飞离,穿越时空,去北宋遛弯儿?亦或,跌下床来,冒冒失失,张冠李戴?! 

        伶仃前世好歹也算情种第二,有诗为证: 

        为离别泪眼语噎,不见天涯芳草青。 
        空落个洁身自好,古刹昏灯伴夜明。 

       不过,这辈子更不幸,单单续了前世的伶仃命,无缘良辰美景,错过千种风情。“虚设”不“虚设”,没半毛钱干系。即便将小命儿搭上,恐怕也换不回曾经的艳福悲情。 

        好在睡意全消,自梦幻中回到现实,收起胡思乱想,披衣起身,推门来到院里,一阵寒气袭来,经不住打了个冷颤。乡村的夜里没有路灯,月隐星没时,那叫一个“麻麻黑”!潮湿滞重的空气带着草香,沁入胸腹。天明时,又将是天昏地暗,氤氲濛濛,云霄霄,雨茫茫, 风凄凄。新冠疫情肆虐一年有余,想做的事做不成,想见的人见不到,工作不是工作,休假不是休假… …跨进二零二一年,延续悬念,仍做伶仃。哀哉! 

        心灰意冷,转身回屋,在壁炉里添些木柴。望着欢腾跳跃的火焰,手里捧着刚刚沏上的一杯热茶,驱散寒冷,排遣寂寞。 

        学步柳屯田,打油“雨霖铃”。 
        当为伶仃舞,伶仃自多情。 

                                                雨霖铃 . 绵绵冬雨 

       绵绵冬雨,蔽云遮日,月隐星怵。荒芜庭院凄惨,青竹绿草,相扶载露。 
       寂寞钟声脆亮,紫烟绕孤主。狗吠吠,没见行人,病疫凶神阻来去。 

       前年此时休工假,上高山,踏雪溜冰娱!今宵纵有炉火,身暖畅,不平忧沮。 
       憧憬明晨,晴朗?天知地晓疑虑!罢罢罢,深锁门窗,静谧伶仃舞!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祝吉安。
 
标题:下棋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1-11 被查看:11946次 评论(3)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 段位 »读后感 110121 

        小风禅悦 /未名交友 这么说:“段位这个词是棋界术语… …下棋… …打桥牌,这些都是很机械的游戏,适合脑袋刻板之人。” 

        我小时候下围棋是为了哄爸妈开心,也为了吃上一碗漂着麻油星和葱花的热汤面。那时,父母被打成走资派,从干校回来后,赋闲在家,闭门谢客,也不外出走动,就像眼下因新冠疫情封城,我被堵在家里,出不了门,啥也做不成,没人一起下围棋,就只好靠写日记减压。扯近了,回到从前,老妈整日担心老爸会经受不起文革的考验,有个三长两短,寻短见什么的。我陪老爸下围棋,老妈会特别高兴,脸上笑成一朵花儿,像牡丹花开般美丽,不过那时我未曾见过牡丹花,只知道它是花中之王。老妈也会破例下厨,为我们准备饭菜。终局后的”磋商棋艺“,老爸和我常常情绪激动。我是打死不认输儿的主儿,和川普差不多,这正是父母所担心的。老妈最喜欢扮演拜登,说:”别吵了!吃饭!吃饭!”。老爸也是嘴硬,再添上一句:“早晚你得吃亏在这张嘴上”!真有那么点儿恨铁不成钢! 

         为了逃脱”一语成谶“的命运,既然我做不到“攻彼顾我”,“逢危须弃”时远走高飞是不得已而为之。在异国他乡,如果说错了话,我会结巴地道歉:“请...请原谅,我...我说...不好法文”。用围棋的话说:“舍小救大”,一甩一个准儿。至今,老爸的“毒咒”还未应验。 

         出国时,为了留住童年,我在北京的一家文物商店买了上面那幅画,。一次回国探亲,老妈将小时候和老爸玩儿的那副围棋送给我,我着实吃了一惊,这么多年了,还没弄丢?黑白棋子是普通的云子,装棋子的小盒是用奶白色的灯芯草编织的,看上去还是那么朴实和睿。唯一的遗憾是棋盘,是一块黄色的塑料布,观感,手感都不好。老妈面带难色,说:“原来的木质棋盘被邻居拿去引火烧掉了。我费劲找到这个棋盘。你可以照样自己制作,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到现在,我都没做。 

        女儿桔子在家时,有空儿会和她下一,两盘。只能说”玩玩儿“,不能说”下棋”,要不,会感觉玷污了围棋。 

        如果我的棋艺没有长进,还是停留在负九段,是不是能证明我不是刻板之人?我相信父母不会希望我变得刻板,只想告诫我人生是一盘棋,就看你怎么下。大了的我,时不时还会调皮捣蛋,倔强倨傲。如果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不死,取得真经,想必是潜意识里刻板地遵循围棋精神,处理遇到的难题 。 

        我计划退休后认认真真地下围棋,为下棋而下棋,为玩儿而玩儿。“老来唯好静,万事不关心”,刻板些,有益修身养性,虽然有点儿晚了。 

        我也在考虑进言新总统拜登,在送别旧总统川普时,顺手递上一副围棋,传递围棋要诀“彼强自保”,“势危取和” 的同时,语重心长地说:“您输了大选,是因为您不懂下围棋。”

         多大点儿事儿啊?!胜败乃兵家常事。这话也是说给老爸听的。

         放心吧,爸,没事儿!我挺好!


 
标题:丑奴儿 . 疫情肆虐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21-01-07 被查看:9702次 评论(1)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丑奴儿 . 疫情肆虐 070121 


 疫情肆虐冬寒冽,满目凄凉!满目凄凉,辞旧迎新复乱狂!

 奴儿强忍虚言笑,怎不愁肠?怎不愁肠,何日还家身健康?



 
标题:云淡风轻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1-04 被查看:13239次 评论(8)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云淡风轻 020121 


                                        卜算子 . 云淡风轻 

         冷日乱迷离,残月阴无际。神鬼不识方向标,莫问人间事。 
         当做幸运儿,八字难惦念。云淡风轻安宁卜,我算优天算。

         圣诞节的那天,我应邀去昂家午餐。昂是孩子他爸。我们分居很多年了。昂曾提出离婚,官司打到法院了,但因分财产的程序太复杂,他也想通了拿不到什么,最终撤回了离婚的诉求。 

          这里是“家宅”,曾见证我们的婚礼,和我们人生短暂的夫妻生活。我离家时是裸奔,只带了几件换洗衣服,抱着女儿,消失在夜幕里。今天旧地重游,酸甜苦辣不知什么味道,也没什么感慨,我早已做足了功课:面对失败,藐视失败。 虽感到有些拘谨,也不至于芒刺在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天昏地暗已被时间的长河化成时隐时现的轻烟薄雾。 

          喝咖啡时,我们互相交换了礼物,昂在一个精致的信封里,附上一张精美的卡片,上面写着Netfixe 的密码。桔子挑选了她童年时的两张照片,放在两个像框里,和她爸爸的那张是父女俩儿坐在阳台上嗮太阳,面带微笑,正好奇地看着前面的什么。和我的那张,是我们娘俩儿坐在阿尔卑斯山的山坡上,远处山峦起伏,白云缭绕,看看相片上的日期,女儿那时还不满九个月,是老爸将她背上山的。我的礼物是两张支票,给女儿的那张,数字小点儿,这叫尊老爱幼。我婆婆在世时就这么做,给我的支票,会轻点儿,她说这叫“夫妻有别”。我的小姑子逖娜说:“什么呀?她是偏心!媳妇女婿是外人”!我家小姑子着实耿直得可爱!想“融入”?不容易啊!我大度,无所谓,但如果是我亲娘,她一定会给女婿更多的关心,免得落下闲话,老家人就这么暖心暖肺的实诚。 

          楼梯上,放着三本相册,里面收藏者女儿人生最初三年的照片。我坐在地板上翻看。桔子也凑了过来。 
 
          看到在南方的婆婆家渡圣诞节的照片,女儿说“我真是一个小公主啊!”
          “那几年的圣诞节,我们都去你奶奶家过。啊,你奶奶已经走了十四年了!”我悲哀地说。 
          “我珍惜和奶奶在一起的时光”。
          “妈,你和爸爸为什么分居?”女儿突然在我的耳边悄声地问。
          我懵了,脑子一片空白,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也许,你爸和我都是铁杆儿光棍,太独立,太自主,需要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正应了那句“性格决定命运”。 

          也许,我们对理财的想法不同:爸爸采取三光政策:吃光,花光,用光,走时,欠这世界一屁股债,赤溜溜地来,赤溜溜地去,才好见阎王,否则,他“死不瞑目”。这句话确确实实是他说的。我理解。他是公务员,闭上眼睛的那一秒钟,钱还会从天上掉下来,够不够给他收尸,另当别论。可我就没那么好的运气。我在私企工作,面临着随时被炒鱿鱼的危险,玩不起寅吃卯粮的潇洒。为了不算流水账,我采取“三分法”:一分日常支出,一分游山玩水,一分存在银行,用来应对天灾人祸。爸爸嘲笑我“小农经济”。婚后两个月,我们就各自为政,管理自己的银行账号。爸爸会到月底时,给我一个账单,精确到两位小数点,令我哭笑皆非。这不是我想过的婚姻生活!再说, 再说,他死了,我还得陪葬吗?都是二十一世纪了,不兴那个了!

         再就是我们对家里的装潢摆设,各有各的主张。他喜欢到处塞得满满的,角落噶啦都不放过。在家里走路得前后左右顾盼着,一个不留神儿碰掉什么,你爸他就会生三天闷气。为了杜绝冒冒失失的行为,他留下了需侧身才能通过的“路”,好在我瘦他胖,还能正身小步走。而我呢? 我喜欢空旷,拥挤窄小,我会窒息。我幻想席地盘腿坐在房间的正中间,闭上眼睛,四周的墙壁门窗都消失了,感受清风佛面,鸟语花香,松涛草浪… … 我的前身不是和尚就是尼姑。 

         还是… … 我扫了一眼桔子在她送给我的礼物中的插图,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不是女儿的错,更不能造成她的思想压力。 

         那是一幅母女躺在床上的水粉画。 很久以前,在一本心理期刊上,读到这样一句话:“对于一位刚做母亲的女人来说, 有什么比攥着婴儿的小脚丫睡觉更幸福的事”? 

         但法国知名的育儿专家D女士不这么认为,她曾说“人一出生就是一个完全的个体。 即便婴儿,也必须有他的独立空间”。和孩子睡在同一张床上,不只昂,周围的亲朋 好友都极力反对,我只好将这事隐瞒,不向任何人提起,连医生也不例外。

         我理解他们,专家的话也没错;身为母亲,不论怎么心痛,也要放飞儿女。但在儿女 未成年时,需要母亲的保护。我经常是在夜间发现孩子生病发烧,起床喂她退烧药。 记得上中学时的一个男生,比我低一级,是瘸子。他孤单沉默,因为别的孩子不愿意 和他玩儿。我经常在下课后,找他一起打羽毛球。 他告诉我他的腿残是因为小时候发 烧,未经过及时治疗造成的。我忘记了,我那时是否发誓绝不能让这个悲剧在我的人 生重演,但我永远不能忘记他一瘸一拐的身影,拒绝我替他捡球的倔强。 

         和女儿睡在同一张床上,这一睡就是十年。我曾笑着对闺蜜晓春说:“任何一个男人也比不过女儿。”

         真是一心为女儿着想,还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认为贪心会得到惩罚?女儿是我的全部,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将不能承受发生在她身上的任何不幸。 

         还是患上了女人生育之后常患的病:忧郁症? 

         还是只想做母亲不想做女人? 

         还是… … 

        多少事,欲说还休。最终,我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一夜夫妻百日恩。既然做了夫妻,还有什么放不下? 

        昂和我也不是天上地下的不同。我们的共同特点是恶作剧时的心照不宣的默契。对强忍住笑的紧抿着的嘴角和眼睛里流露出狡黠的闪光,我们都会做出没看见的胜者姿态。我们的童年是在高墙内度过的。天下的教会学校和保育院都一样,严苛的纪律挤扁了我们的大脑。童真和个性是隐没在荒原野草丛里的小花,美丽绽放在风吹雨打时。我们最懂得“闲愁最苦!休去依危栏”,大可不必去想象“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我也注意到昂的一些变化,客厅显得空旷了许多。一进门,就能看见落地窗外的阳台。
 
         “我最近在看‘淘宝’,一个中国关于鉴定古文物的节目。我记得你有一个卷缸,好像不是现代的”。我对昂说。
         “对,那是我曾祖爷爷的物件”。
         “是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掠夺的吗”?我问。
         “不知道。我祖上从未有人去过中国。家中的物件多是祖传的。你说它们碍手碍脚,我就将它们收在木柜里了”。

         星转斗移,斯人不在,简简单单的东西变成了信物,默默地诉说尘封的往事。我突然感到悲哀惶惑,睹物思情,刚刚理解昂为什么对它们小心呵护。 原来他也是情种?!现在为了我,竟将它们压箱底了!这… …这… … 

        人生太多的无奈, 最好的心态是“放下”,以求:身心轻若鸿羽,清风自在两袖。 

        当一切成为过去式,我庆幸曾经拥有。
 
标题:新年快乐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1-01-02 被查看:148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该篇日记为私有,不对外开放!
 
标题:未名儿女花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20-12-29 被查看:9638次 评论(6)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未名儿女花 - 和谐八戒心 - 291220 


 清平乐 . 金灿花媚 - 八戒心 / 未名交友 

金灿花媚,叶绿欲滴翠。花香飘溢惹人醉,香闺喜添祥瑞。 
冠瘟肆虐田园,使者护花艰难。花神尤恶花残,当赐花盛来年。 

 清平乐 . 未名儿女花

 网园相遇,会友清平乐。两语三言知多少,情浅情深和谐。 
未名兄弟姐妹,飘零海角天涯。夏雨秋波梦雪,花开花落谁家?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