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Zéphyr 日记网址未设置 
三五七言
Zéphyr 的日记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  设我为好友 | 心动 
等级:28等级:28等级:28等级:28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3张)
我的日记 (160则)
我的图片 (0张)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47)
春草天涯(28)
村民(20)
这天,妈妈走了⋯⋯(8)
米歇尔,保尔和我(18)
玫瑰与蛇(9)
翠花儿(8)
碎玉(13)
On the road(7)
黑客(2)
每月档案
2021/7(1篇)
2021/6(1篇)
2021/5(1篇)
2021/4(1篇)
2021/3(5篇)
查看全部...
最新日记
后福
秋后算账
母子猿
苦菜花开
马耳他渔夫
吹皱一池春水
守灵
早春
穷通剑
精品串烧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我收藏的日记
乔治·修拉《大碗岛的
蒙面舞会
TIME TO SAY GOODBYE
柴可夫斯基 Tchaikovs
Rossini:《威廉·退尔
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
我的时空观
气壮山河 排山倒海般
回Zéphyr姐:写情
网友评论(242)
fossa 评论于2021-03-05 14:36:19
西洋好像是以春分为春节。老贫僧预祝施...
冷眉儿 评论于2021-02-27 14:44:30
才女,元宵节快乐!
helen200 评论于2021-02-21 17:46:11
遥祝姐姐新春吉祥!牛年安康!💕
八戒心 评论于2021-02-11 04:47:44
新春快乐! 把酒贺新春,东风醒新蕊。
hicutie 评论于2021-01-13 10:22:14
厉害了
wanda094 评论于2021-01-05 05:51:14
新年好!虽然晚了点,可也还有三百六十...
八戒心 评论于2021-01-04 18:24:04
新年同乐,平安发财!
冷眉儿 评论于2020-12-31 17:58:28
新年快乐!
八戒心 评论于2020-12-29 17:45:44
不妨,不妨!俺已经被和谐了,那就更无...
冷眉儿 评论于2020-12-25 15:07:07
很多年,一直记得你的文字。欣赏!
  第1-10,共13篇日记[首页][上页][下页][末页]
标题:Come, ye daughters…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4-10-24 被查看:6418次 评论(2)   文件夹:碎玉


好久没有痴弟的消息了。今晚下班回家,在电子邮箱里,惊喜地看到他的名字,而信的内容也令我吃惊。

 

“姐,

 

是我最近正在听的一段巴赫的音太受里面的最后一段合唱。非常喜,附在里。你有空可以听听,或也会喜。”

 

Come, ye daughters, help me lament,

Behold! Whom? The Bridegroom.

Behold him! How? Like a lamb.

Behold! What? Behold his patience.

Behold! Where? Behold our guilt.

Behold Him, out of love and graciousness

⋯⋯

我一边听这段合唱,一边给痴弟回信:“浪子回金不。痴弟什么般虔?又是古典音,又是圣?姐你只喜流行歌曲呢!”

 

痴弟回复:

我一直打心里喜古典音。最近在听一些以前没听的巴赫的音其中一个就是这个很长的 (三小时左右)马太受难曲 (St. Matthew Passion). 尤其喜欢结尾的那段合唱,就是附给你的那段。如果单看歌词,仅是很单调无味,重复的几句宗教八股。但这段音乐却如此动人,远远超越了宗教的范畴。真的很厉害!那个时代,宗教是唯一存在的可以载负音乐和情感的躯壳,而巴赫要表达的感受,早已完全超越了这个躯壳。

 

照理说,巴赫的大部分作品,基本上是为了混口饭吃写出来的,不然他一生也不会如此高产。但混饭吃写出来的东西能如此 authentic & powerful, 那是怎样的天才,敏锐细腻,和富于职业道德啊! 想想现今天朝豢养的一帮混饭吃的大大小小的艺术混混们,制造的垃圾真是平庸恶俗无下限啊!”

 

我也喜欢古典音乐,心情平静或郁闷时,听莫扎特,肖邦;愤怒时,听贝多芬。不过,很少听巴赫的音乐。宗教音乐令我肃然起敬的同时感到压抑,无论是喜悦还是悲伤,都沉浸在眼泪里。我对宗教一贯抱着隔岸观火,可望而不可及的态度。不过,我赞成痴弟的话,欧洲的文化,文明,建筑,美术及音乐,两千多年来,得以完好的保存,一脉相承,发扬光大,基督教功不可没。虽然我是无信仰者,但这并不妨碍我在车里放一本法文版的圣经,有空儿时,读一两页。当然在我的车里也有Charles Bukowski的书,那个老Chinaski破口倾吐的绝望,疯狂,神经质令我发笑。最近,在网友秋天红叶的提示下,车里多了一本“歌剧院魅影” 的作者Gaston Leroux 的另一部作品:“黑衣太太的香水⋯⋯““哦,上帝,这个阴影是何物?这幽灵来自何方?”这本书是我在女儿桔子的书架上找到的。她读这本书时,还不满十二岁。我不知道她读懂了多少。


Description : https://ssl.gstatic.com/ui/v1/icons/mail/images/cleardot.gif

痴弟和我,在别人的眼睛里, 我们姐弟有些放浪形骸,玩世不恭。喜欢“多情自古伤离别”的柳永和“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李煜这样的无产阶级艺术家。


痴弟曾经为了他所锺爱的摄影艺术放弃了铁饭碗工程师的工作。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至少我做不到。即便我从小喜欢绘画,但只是近来才感到如饥似渴的冲动。一切与颜料,笔,纸张有关的行为都令我陶醉。我常常问自己:如果我从未放弃绘画,今天会怎样?很可能步柳永,李煜后尘,穷途潦倒,孤魂落魄,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然而, 庸庸碌碌,混混噩噩,活着为了吃饭的日子使我如同行尸走肉。

 

什么是成功?

 

有什么比失败更悽惨?

 

失败乃成功之母。这句话在我们开始识字时,就铭记在心。但是,如果虚幻的成功迷惑了你的双眼,你以为走在成功的道路上,实际上则导致溃败。而当你想改变时,已经来不及了。

 

在圣经马太章1626段里记载,一天,耶稣问他的弟子们:“一个用他的灵魂(或生命)获得全世界的财富的人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一个追求金钱权利的人,在得到时,会感到满足吗?他不会感到一片虚空吗?

 

巴赫是一个新教徒,推崇对上帝,父母及祖国的孝敬和责任。他的信仰在他的音乐里得以充分的表现。在我失落彷徨,寻找精神寄托的时候, 在美国加州四季如春的艳阳里,愉快地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痴弟突然来信谈起巴赫及他的音乐, 不免令我感叹唏嘘,疑神疑鬼,似乎他深谙“传心术”。

 

哦,上帝,这个阴影是何物?这幽灵来自何方?”

 

罢,眼下,苟且沉浸在马太受难曲波澜壮阔的激情里。也许等我听完了,我会明白痴弟的心,明白我自己。

 

O guiltless Lamb of God,

Slaughtered on the stem of the cross,

Always found patient,

Althought thou was despised.

All sin hast thou borne,

Else we must have despaired.

Have mercy upon us, O Jesus.

 

 
标题:答Hope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4-02-03 被查看:4652次 评论(3)   文件夹:碎玉
该篇日记为私有,不对外开放!
 
标题:可怜天下父母心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4-01-18 被查看:8817次 评论(4)   文件夹:碎玉


圣诞节期间,回意大利探亲的朋友来电话说去瑞士Lugano市参加一个法事。

“什么法事?”我问。

“你听说过Ayahuasca吗?一种类似于大麻的植物,生长在南美洲amazonie森林里。当地的印地安土人拜神乩鬼时服用。服用之后,会产生幻觉,清洗身体.在情感纠结时,会帮助你做出正确的选择。痛苦的心灵因此得到解脱。即所谓的植物修行法。已经存在了四,五千年。”

我笑了,说:“如果世上真有这样神奇的植物医治心病,也就不需要宗教了。而宗教之所以在我们今天的科学电子时代仍然盛行,是因为当你感到心情郁闷时喊一声“上帝”,心情会好很多。而当你走投无路时,说:上帝保佑,你就不会感到孤独无助。这些都是虚幻的感觉。所以说:心病尚须心药治。而这所谓的‘心药’,就是一个人的精神意志。”

我边说边在键盘上打ayahuasca。当我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图像文字,忙不迭声地说:“去不得,去不得。这瑞士你去不得。这是毒品。法律禁止买卖和服用。弄不好,还会死人。”

“对。欧洲只有瑞士,意大利和西班牙不禁止。你们法国及美国都禁止。但是,能不去吗?这是家事,是为了女儿米凯。她受她的表姐玛拉的影响。她们一起长大。玛拉的话就是主的话。玛拉和她的丈夫参与主持这场法事。”

“那你们这些做父母的就没话说了?”

“可不就是没话说了。所以我决定陪她们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亲自尝尝。这样,我的话就会有说服力。说是三个月之内要做七次,每次120欧元。”

“这就是了!不是明摆着骗钱吗!你叫米凯读读google上的文章。启发启发她。”

“她天天都在读,但是执迷不悟。”

“也许意大利文和法文的出处不同。”

“怎么可能呢?至少关于这个植物的介绍是相同的。”

“在你的意大利语屏幕上,有没有‘地狱之行’的帖?”

“有啊!”

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地狱也吓不住她。看来真没辙了。”

“这次,我出钱。下星期,我去中国,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爸不给她钱。她和她的表姐玛拉商量,看在亲戚的份上,是不是给她一个优惠价。”

“荒唐!”我喊起来。

“我还没说完呢。米凯最近结交了一个新男友。比米凯大十好几岁。听说家里挺富有,父亲是开汽车行的。只是他被父亲从家里赶了出来,蹲过监狱,不工作。米凯的父亲及姑妈亲戚都非常反对他们交往。米凯不听,现在父女都不说话了。年前和她的男友一起买了一部二手旅游车,五千欧元。米凯出了两千, 米凯还是学生。这是她从零用钱里省出来的。车还没写她的名。他爸不高兴。米凯说:你要这么想,那还叫爱情?”

“如果米凯的男友也这么想,为了爱情,那车就应该只写米凯的名。但是,你也不能这样一味地随着她。该反对的时候还得反对。”我说。

“米凯和她爸什么也不说。再跟我闹翻了,我和她爸更不知道她做什么了。只有哄着她,做她的朋友,在危险时刻才能及时帮助她,说不定救她一命。”

“啊,父母生育了孩子,为他的小命负责。这不,还要为他喝毒药,连自己的老命也搭进去。”

“记得小时候,隔壁的老奶奶经常数道她的儿女孙子:你们这些白眼狼,狼心狗肺,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们拉扯大,容易吗?说实在的,这不孝顺总比操不完的心要好过。本来,我这次回来打算和她爸给米凯买一座房子。她爸说:暂不考虑,过几年再说吧。万变不离其宗。父母的拿手闸就剩下钱了。”

“可是,因为没钱,孩子铤而走险,做出更不可思议的事。还得父母兜着。”

“哎,要孩子,没一点儿好处。养儿防老,这句话行不通。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过两天,我从瑞士回来时。你给我打一个电话,好吗?看我是否还活着。”


 
标题:谷歌翻译,哭笑不得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4-01-06 被查看:11027次 评论(5)   文件夹:碎玉

谷歌翻译,哭笑不得 / Google translator

 

最近,经常听到朋友们说:用谷歌翻译。

智能软件代替人脑的时代终于来到了。

 

年前相亲,那位同志传话过来:“别把自己看得过高。要为人低调”。

为了加强理解,我顺手用法文写了下面的短文寄给他。大意是“Zozo 是碧竹坞谷的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在黑暗中寻找回家的路……

同志回信说:“写得很好!”

我有点儿不太放心,问:“看懂了吗?”

他回答:“看懂了。我叫谷歌翻译了。”

“啊,请原谅。我以为你懂法语。”我说。

 

法文原文:


HumHum….. Zozo est une petite luciole habitant les tréfonds de la vallée Bizoowul… où les arbres griffus, peints en rouges flirtent avec le coton des nuages violets, les voluptueuses herbes roses  se courbent sous la brise afin d’embrasser la terre de cendre. L’air chargé de poussière d’or ondule tel un voile limpide et mystérieux recouvrant le visage d’une déesse mère. Hélas, ce n’est qu’une fois que les derniers rayons d’un soleil carmin soient cachés derrière la colline verdoyante et que la voûte céleste soit devenue si sombre et si profonde, le souffle tantôt près, tantôt loin du vent même,  impuissant face à la valse imperturbable des étoiles …ce n’est qu’une fois cela disais-je donc, que quelque part sous le pied d’une pâquerette, Zozo scintille à la lueur d’un fantôme égaré dans l’obscurité recherchant en vain le sentier d’un hypothétique retour, ce chemin couvert de graviers et bordé de chardons qui la ramènerait à la maison.  Elle marche, marche, marche… laissant derrière elle des empreintes fuligineuses. Toutes les routes sont sinueuses, si filasses et entremêlées qu’elles en paraissent interminables. Prise au piège. La luciole s’est prise les ailes dans un joyeux labyrinthe, faute d’avoir voulu jouer…. Toutefois, grâce à ce petit feu jaune qui crépite au loin, Zozo croit en elle, persuadée de détenir son destin au creux de la main. Depuis toujours Zozo renonce à la séduction, les complexes n’ayant alors plus lieu d’être, ce convainquant du bien moral que cela lui apporte… cependant l’abandon face à cette adversité la rend molle et ma foi, bien triste. Certes, se battre contre quelqu’un d’autre ne l’intéresse pas. Son pire ennemi est certainement elle-même. Elle se demande inlassablement : d’où vient-elle? où va-t-elle?...  Sur la terre, rien n’est certain …la solitude est un mur nu sur lequel grimpent les ronces de la mélancolie.

 

谷歌译文:

 

HumHum .....佐佐 EST UNEluciole居住者莱tréfonds德拉谷地Bizoowul ...(其余省略,交友八因文章太长,拒绝登载)

 

去掉未翻译的法文字句,就成了下面这段纯中文:

 

佐佐, 居住者莱德拉谷地. 莱恩口,科通德紫罗兰,莱埃, 本身德拉村去  德德或电话未薄. 面貌, 单纯 航空督察. 人造纤维科特迪瓦合国马戏团, 存臀部. 拉餐, 蔚搜易得, 暗淡等, 乐杂, 里脊杜. 点菜舞曲, . 德航空督察济阙部分, 花衣服点菜.科特迪瓦合国魅影. 恩徒劳乐的科特迪瓦合国  舍曼廊德等. 德魁拉点菜。艾丽马... l臀部德莱路由等, 恩金香格里拉, 莱艾斯丹斯未 德 ,恩典的 叫小 魁 太子港里脊, 恩 德 儿子德斯坦太子港德拉主。 佐佐点菜惑,莱合 加代的理由, 的道德阙 吕 放弃的 拉裂等躅古板特里斯特。 本身德 。儿子 米姆。艾本身 河畔拉村, 一定孤独, 未怒江河畔莱德拉 

 

 

看来,电脑也是本着“低调”的哲理处世。管它什么文,中文也好,法文也罢,黑圈儿,黑块儿就是“文”!

 

仔细瞧瞧,字里行间也透着些情感。

 

这是抽象画派在文字领域里的伸展。看不懂?自己琢磨吧。想是啥,就是啥!

 

我想到中式西餐厅的中式西餐菜单儿!

 

最令我哭笑不得的是那位同志竟相信谷歌,认为这就是我的法语水平!“很低调吗!很好!”他说。

我问:“这中文,您同志又懂了多少?”

 

好扫兴!哪位网友能解释翻译软件是怎么制作的?

 

祝各位新岁愉快!

 
标题:迎客松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3-12-20 被查看:9295次 评论(4)   文件夹:碎玉


世上最令人无奈的莫过于政治,商业。

 

今年,美院画室的题目偏偏是:商业广告。我愁眉苦脸的站在画布前,唉声叹气。在老师伯比面前抱怨:“太具体,太实际,太物质,太……铜臭。商业广告折断了贝尕斯*的翅膀,敲断了它的腿。”

 

这时,收到了打算从北京来法国渡圣诞新年假的朋友的邮件。

日程安排有购买LouisVuitton 手袋。

“为什么不在国内买?国内现在什么都有。”我回信说。

“太贵,”她说:“比法国贵几倍。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就这样,我提笔画了这幅画。

 

同学克里丝逖娜说:“你怎么敢用这样的色彩?我就不敢。”

“这就是了。绝望加之胆怯是狂妄。”我说。

“这是什么树?”阿兰问。

“迎客松。”我指着那三个中文字,回答。

“迎客松?没听说过。一定是只生长在中国的树了。”

我很失望,不得不解释:“我知道你不懂中文。但你不觉得这是一位美丽,婀娜多姿的女人,背着LouisVuitton手袋,满面春风,雍容华贵吗?用绘画的语言:鞭子效应。就象是摔出的鞭子,霎那间形成的弧线,最性感。”

阿兰抬起手臂挠了挠头,又用食指尖擦了擦鼻头,问:“是吗,Zozo?看上去,更象是被LouisVuitton压弯了腰。”


Zozo 是朋友们对我的匿称。它使我连想到动物园里憨厚的大熊猫。

 

* 注解:贝尕斯 - 希腊神话里的飞马。创作的源泉,诗歌灵感的象征。


 
标题:TIME TO SAY GOODBYE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3-11-30 被查看:6610次 评论(2)   文件夹:碎玉
GOOD LUCK!
 
标题:答Helen妹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3-09-27 被查看:8238次 评论(1)   文件夹:碎玉


Zéphyr 写:

每次妹的到来,都为愚姐带来无限惊喜和随之的惆怅。似那蜻蜓点水,姗姗而来,翩翩而去,留下一片空旷。。。

 

Helen 写:

蜻蜓点水非本意,为姐添惆增歉绪。

奈何红尘缠俗事,未能常驻解花语。

有缘自会常相聚,为姐祈福添情趣。

待等来日多闲暇,与姐畅言集天际。

 

Zéphyr 写:

春神本多情,殷勤绘浓妆。

绿裤衬红袄,不娇也癫狂。

无奈风和雨,落尘黯彩亮。

花自飘零去,谁与怜残香?

 

Helen妹的祈福和解花语,愚姐更待何求?

 

 
标题:答秋水小妹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3-09-25 被查看:10104次 评论(2)   文件夹:碎玉


秋水小妹词:

阿姐一向可好?俺来请个安。。。

经年虚度杯酒盈,天地一合分。之前有过,如今不悔,梦里文川。

门前无限影置地,何处不销魂?多应有你,风月无沁,睡过今昏。

 

Zéphyr 词:

今晨寒气浸单衣,昨日秋刚至。那时温暖,这时冰凉,地转星移。

天地雾霭遮日影,何时泾渭明?山亦啸啸,水亦滔滔,难过阴晴。

 
标题:时间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旅途见闻 创建于:2013-09-20 被查看:17587次 评论(5)   文件夹:碎玉


时间飞逝,

昨天,今天,明天将至。

我走过许多路,

还没有找到我的路。

精疲力竭的我仍在寻找。

还有多少时间

多少路要走,

才能找到我的路?

也许,永远也找不到!

 

风吹雨打过的小路

布满沟涧,

扭伤我的脚;

长满紫浆果的荆棘

杂乱的铺在地上,

嘲笑我的无奈。

 

甜汁滢滢的桑椹,

使我不再饥饿。

清澈的小溪

洗去我满脸灰尘。

一二月时冰天雪地

我焦急等待

五六月的山楂花。

 

 

有时,我会停下来

歇歇脚,喘一口气。

漫不经心地坐在山坡上

任凭小腿在低洼处晃荡。

好安静!

真美!

 

我又上路了。

去寻找我的路。

也许永远也找不到。

跟随时间吧,

将时间留给时间。


 
标题:复网友克查维的信 —— 石竹花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3-06-29 被查看:13077次 评论(0)   文件夹:碎玉


亲爱的克查维,

 

您的来信犹如一束石竹,一束白色的石竹花,新鲜,淡雅,沉静。石竹代表母亲毫无保留的的奉献,无私的爱。正应了您的开场白:幸福只有分享才能感受。爱情是耕耘,是付出,不是收获,不是回报。

 

我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张白纸,试图将这束石竹画出。遗憾,不成行。白色被另一个白色吸收了。只留下一片滑稽的水迹在嘲笑我的幼稚天真。您看,一时兴起,忘记我们的生存空间,如此物理,如此受约,如此狭窄。您我咫尺天涯,唯有语言载着我们的情绪想望随着网络四通八达。

 

因为用完了深色的纸,我用彩色铅笔在日记本上草描了一枝红色的石竹,涂抹这枝美丽的野花令我心情愉悦 。谢谢您,陌生的朋友,因为您带给我美好。

 

您我知道您诗中的“她”不是我。人生漫漫,谁没有“该做而没做”的懊悔?如果上帝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不会再叫它轻易地从指缝间溜走。

 

我不习惯将我的网址随便给人。当然您已经不是随便什么人,况且,我希望还能听到您的声音。美丽的文字带来美丽的灵感,美丽的感受,我对此坚信不疑。

 

期待。

 

米粒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